太魯閣由來 地方人文*

所在位置:首頁 > 秀林之美 > 地方人文

鄉治沿革

  秀林在清朝的時候,隸屬於台東直隸卅蓮鄉地,在日據時代稱為「番地」,由研海支廳與花蓮港廳的番務課管理,一直到台灣光復之後,原屬於新城鄉管轄,隨後在政府積極提高原住民的民族平等地位以及扶助山地地區,於是在政治上廢除山地部落組織及頭目制度,又改制為「鄉」,實施地方自治,來提高其政治地位,並且設鄉治中心於「武士林」也就是現在的秀林村,最初訂定鄉名為「士林鄉」但是因為和台北「士林」同名,因此取其當地山明水秀林木蒼薈的優雅環境之意,改易為現在的鄉名-「秀林鄉」。秀林鄉轄區有文蘭、銅門、水源、佳民、景美、富世、崇德、和平以及鄉公所所在地的秀林等九個村。



正名

  明朝時期西元1874年羅大春在其所著『台灣海防開山日記』中,首次用『太魯閣』稱呼族人,1895年日本據台之後,許多人類學者來台研究,其研究報告中將太魯閣族併入泰雅族,1945年國民政府避難台灣,就延續這樣的文獻,這樣的觀念,族人全然不知,直至近十幾年來族人耆老率先反應「我族之外的誤植名稱」,耆老對政府的無知感到不解,於是又透過各種不同的管道開始眾宣:「我們是太魯閣族不是泰雅族」,故爭取族名運動概念因此而形成;耆老黃清太(89歲)(於2004年10月)、南投縣仁愛鄉平生部落空(Truwan)、太魯閣族發源地(Truwan)耆老透過當地牧師余信平及長老余連來一致認定:我們自古至今是〔太魯閣族〕,未曾改變過。因此獲得更多族人之支持而向政府表明正名的決心與意願,族人的民族自覺度已經沸騰到最高點。於1997年發起的「太魯閣族」正名運動,經過近十年的努力與爭取,終於獲得認可,於2004年1月14日行政院正式宣布「太魯閣族」為台灣原住民族第十二族。



溯源與遷徙

  太魯閣族人從哪裡而來?據民族學家的說法,其祖先應早在五千年前就移入台灣,原居於濁水溪上游與北港溪上游的霧社山區,十八世紀左右起,由於人口增加、耕地不足等原因而有遷移的行動,其中一部份族人便先後翻越過中央山脈,進入到東部山區建立許多部落定居。


  各部落的原居地不同,向東遷徙的時間、路線也各有不同,太魯閣群原居於今日濁水溪上游靜觀西方的托魯閣、托魯萬等地,約十八世紀中葉時,族人在狩獵途中,發現中央山脈東側廣闊山野,遂集體越過奇萊北峰,進入立霧溪流定居。道澤群則原居於廬山東方溪岸的巴卡散,也於十八世紀初起分兩支東遷,一支越過奇萊主山到陶塞溪的梅園,另一支則翻過南湖大山,到陶塞溪中游的魯多侯等地。德奇塔雅群則原居於霧社與廬山間的濁水溪與眉溪上游,其中有一支遷居至木瓜溪流域,在龍澗附近建立巴托蘭社,而後又再擴散至銅門,清朝末年受太魯閣群的壓迫,再向外遷居至壽豐鄉溪口村及萬榮的明利村。


  正當太魯閣族各群在中央山脈東側山區,逐漸建立起生活的新天地後,1895年日本統治台灣,日本人為了獲取山區林木礦產等資源,藉故陸續發動多次大小戰役,試圖迫使太魯閣族人臣服,然而各聚落先人不甘生活領域遭受侵擾,奮勇抵抗,使日本的企圖無法得逞。


  1906年因採樟煉腦利益問題而發生威里事件,花蓮港支廳警部大山十郎等三十六名日本人遭太閣族殺害,此後日人一方面安撫太魯閣族人,另一方面也積極擬定「五年理蕃計畫」,經過縝密籌畫,終於1914年發動「太魯閣族戰役」,動員20749名陸軍及警察,配備大砲、機關槍等精良武器,分東、西兩端夾擊立霧溪流域的太魯閣族人,而各部落總共僅二千多名太魯閣勇士抵抗,經過二個月又十三天,族人不敵日軍優勢的武力而投降,自此開始日本的統治。


  太魯閣戰役之後,1930年南投霧社也發生有名的「霧社事件」,事件結束後,日本對原住民的統治更加強硬,秀林鄉的太魯閣族人也受到影響,強迫族人往低山或平地遷移,甚至將不同家族遷至同一部落裡,也使傳統部落結構與生活習俗逐漸受影響與改變。



人文風情

  秀林鄉人口一萬五千多人,其中太魯閣族人就佔了百分之九十以上,漢族則是本鄉的「少數民族」。漢族除了閩南、客家人之外,另有不少是中橫公路開通後,進入山區開墾耕種的築路榮民。山是太魯閣族人的家,他們最早在河階地或山中的平緩地帶建立部落,以耕種狩獵為生,但經過日治時期以後的多次遷徙,如今大多已移居到低山平地生活。儘管如此,太魯閣族人仍普遍保有高山民族樂天、豪邁、熱情的本性。


  狩獵與織布是太魯閣族人最重要的傳統技能之一,狩獵是男子的工作,通常利用農閒時單獨或成群前往打獵,捕獲的獵物帶回部落中與族人共享,這也使太魯閣族人大多擁有「分享」的優良傳統。有時也會為了祭典的目的,共組獵團前往狩獵,所得獵物則為祭典中食用。男子打獵的技能大多來自於父兄的教導,男童約十歲起就必須跟隨父兄打獵,在狩獵的過程中,不僅學到狩獵技巧,也慢慢了解動物的活動習性、食物、植物的利用等自然生態知識,及方位辨識、山野間的生存之道。男童不斷學習,直到獵到獵物,才會被視為獵人,也才能擔負部落的責任。


  織布是女子的工作,全家人的衣著、被單等都仰賴婦女一線一線織成,其技術在台灣各族原住民中可說是一流的。織布的材料取自苧麻的樹皮,經剝麻、刮麻、取線、煮麻、染色等繁瑣手續後才能織布。女子自幼就必須學習織布,織布的技術精湛與否,也是部落中評斷女子能力與社會地位的標準,女子織布技藝超群,便會在部落中受到崇敬,也能成為勇士競相追求的對象。